而生活中的游戏就得愿赌服输,条)神又是生命活动现象的总称

【神】

前几天,朋友推荐了两个片子给我看,一个是成龙主演的《神话》,一个叫《杜玛》。看《神话》是一个很让人娱乐的过程,这也正好契合了朋友推荐的用意,我过着猪一样的日子,正适合看这类猪演给猪看的片子。看片后的公猪可以更好的打着呼噜长膘,母猪能更好的哺乳产仔,公猪和母猪看了猪片后可以更有兴致的交配。朋友的推荐语很有意思,一个是美女如云,一个是很热闹,看来他们很清楚我的生活缺少什么,缺什么补什么,他们的好意成全的确让我饱餐了一顿,不仅赶了一趟大集,还捎带着意淫了一下女猪演。我肚皮上堆积的脂肪已经厚到可以榨油了,这在二十多年前猪肉六毛钱一斤的时候是难以想象的,那个时候大人对小孩的夸奖语几乎清一色的重复说真是个的大胖小子,然后咂着嘴发出一连串的感叹,那感叹声就好像是津津有味的咀嚼着肥肉片子。依个人之猪见,人们对生活水平提高的渴望,不过是对猪一样的生活的渴望,视把自己养的更加肥头大耳为终极目标。时至今日,看来我终于得以走上正轨了,何时修成正果取决于这猪一样日子是否能够这样长此以往的不断重复下去。

“神”是神态,知觉,运动等生命活动现象的主宰,它有物质基础,由先天之精生成,并须后天饮食所化生的精气的充养,才能维持和发挥它的功能。它在人体居于首要地位。凡神气充旺,则身强,脏腑器官机能旺盛而协调;神气涣散,则一切机能活动的正常现象都被破坏了。前人把大脑、中枢神经的部分功能和心联系起来,故又有“心藏神”的说法。《素问.宣明五气篇》:「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所说的神、魂、魄、意、志等只是用以区别不同的中枢神经活动现象以及对内脏某些病理上的影响,实际都是由心所主的(参见“五脏所藏”条)神又是生命活动现象的总称,是内脏功能的反映。如诊断时对眼睛、脉象等生理机能正常反映,都叫做有“神”(参见“得神”条)。

如果你已经司空见惯了香港式武侠打斗场面,看成龙主演的电影恐怕就很难入戏,因为他的电影中的所有悬念几乎清一色是绝处逢生的镜头,先是他被扁的污七八糟,眼看不行了忽然抖了个机灵玩个小动作转危为安力挽狂澜等等。他的每部片子结束时都要剪贴些笑场拍废的边角料缀在后面,这让人愈发觉得戏里的那些情节不能认真看待。里面的感情戏跟007里的差不多,女人不过是搭配的佐料,每次都会换个脸蛋换个口味,每次换过之后都定让你眼前一亮,亮完了就完了,像是模特走完T形台一样,能想起来只是一脑袋的花花绿绿和令人前列腺想入非非的挑逗刺激,那模特长什么样早忘了。对我来说,这次这个龙女郎金喜善却不同于其他人,我的一个朋友做CPU风扇时曾借用过她的名字,那风扇叫“金喜扇”,金喜善还曾做过我原来所工作的单位手机那边的形象代言人,牛叉叉闹哄哄过一阵子。所以,这次看到她,好像故人重逢般倍感亲切,这个意淫起来也分外得爽。

sbf888官网登录,得,写到这里我想写的什么跟这个片子有关我还没弄清楚,我得先说说我干吗要写这篇文字。我从2003年初开始写字以来,少有写东西越写越开心的时候,多数情况下都是在皱着眉头忧国忧民般冥思苦想,不是像便秘一样憋得难受但是拉不出来,就是像闹肚子一样蹲在那里明明已经拉完了还以为没拉干净。他妈的,可能就因为这个,不少人叫我愤青。愤青也好,粪青也好,都没啥所谓,我就是喜欢形而下的东西,骂骂咧咧满口脏话的感觉其实他妈的无比的爽,骂人调侃幽默其实都是一种语言暴力和话语权的争夺游戏,再者说,用下半身的例子来表达上半身的诉求我以为这叫脚踏实地,下半身总比上半身更接近地面。话虽如此,骂人不仅是个体力活,骂多了也挺累,而且骂人是一件很耗人精神的自我折磨,于是最近我开始尝试抒情。我一直以为,做摇滚歌手是最幸福的职业,他们的情绪可以在肆无忌惮的吼叫中得到彻底的释放和宣泄,唱完歌就像拉完一摊大屎一样既有成就感又他妈的轻松惬意,这是多鸡巴爽的事儿。如果说语言的尽头是音乐,那歌曲便是通往音乐世界的桥梁,如果我能够深入其中,那我便是行走在通往音乐的情感世界和精神世界的路上。所以,我试图尝试着去跟乐版的哥们搅合搅合,学一门乐器,写写歌词等等。罗罗嗦嗦说这么多,其实就想说我最近似乎想明白了一点,自己以前很多所谓的痛苦都是自找的,大可不必让自己这么累,轻松点,再放轻松点,顺其自然,别少跟筋似的犟着脖子总跟谁较劲。凡事不必太认真,就像玩游戏一样,过程投入一点,输赢根本无关紧要。

我最近喜欢上了电脑游戏,常常隔三差五拉着朋友跑到网吧一起大战三百回合。跟生活中一样,我是个糟糕的游戏玩家,不同的是,电脑游戏可以耍赖,并且代价不高,而生活中的游戏就得愿赌服输,输了可代价惨重。游戏的水平永远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高低之分,一切取决于你和你的对手之间的比较。二打一打不过,就加一个电脑,加一个电脑还打不过,就抓手、看屏幕、口头威胁哀求等等,结果总是有输有赢,输了赢了都有话说,不是洋洋自得吹嘘刚才暴扁对方如何过瘾,就是咬牙切齿的一边掐对方的脖子一边声称下次我饶不了你云云,几个人其乐融融者也。

有个朋友曾说过这样一个段子:当大学提着裤子从我身上爬起来的时候,我终于明白,是大学上了我,而不是我上了大学。由此看来,谁上谁并不重要,你被上了你应该感觉荣幸才对,很多人哭爹喊娘的想被强奸还未遂呢。告诉你吧,这才是我看《神话》最大的心得,就是什么事儿别分的那么清楚,没有什么是非黑白,个人的好心情是什么也替代不了的,生活中的垃圾还少吗?大可不必一惊一乍的弄个动静表明自个的卓尔不群。所以,当这个叫《神话》的“美女如云”的烂片子试图挑战我裤裆拉练的牢固程度的时候,我乖乖的睁着眼睛好好的享受了一个多小时。以下便是我“享受”过程的一些感受。

据说,成龙大哥在日本粉丝众多,这些粉丝几乎是清一色的女性,这些女性之所以崇拜成龙是因为他长了一个大象一样魁梧突出的鼻子。按照“传统”的说法,男人的鼻子和下面的家什呈正比,上面的个头越大下面的越伟岸,在小日本这样一个男人的家伙普遍缺斤少两只能靠SM聊以解渴并且极度崇拜阳物的国度里,像成龙这样的大鼻子情圣广受关注当在情理之中。令人不解的是,除了在日本的票房情况不明外,成龙现在其他的地方不仅成了票房毒药,甚至成了广告毒药,只要是邀请成龙大哥拍广告的企业,有一家算一家,家家都早早倒闭了事,这些公司倒闭之彻底,我现在想举个例子都举不出来,彻底给忘得一干二净了。虽然如此,还是没有妨碍他的片子一部接着一部的拍到现在,而且成本一部比一部高。

在影坛论辈份或者论年龄该称呼成龙大爷才是,一看到成龙大爷的那张脸我首先想到的是东北菜中的肉丝拉皮,他的那张老脸上不知做了什么处理竟然没有像老驴球胆一样耷拉出一些波纹来,面部只是紧绷绷的缺少变化,倒是梁家辉的那张呆瓜脸越来越黑的像驴球胆,搭配上他那双永远睡不醒的小眼睛,不知道他咋能混进演员这一行。我一直怀疑这个说起国语来港味十足的梁家辉,说起话来口条肯定既费劲又不好使,鸡鸡巴巴的,说错了,是结结巴巴的,他是怎么可能在《周渔的火车》里搞得巩俐小姐气喘吁吁的呢?难道是他跟巩俐的老相好老谋子长着差不多的一张皱巴巴黑乎乎的老脸使然?!说回成龙的老脸,得过小儿麻痹症的史泰龙脸蛋也是这副面无表情的德行,但是人家好歹还目露凶光带着点煞气,成龙的脸搭配上他那双日趋浑浊的眼睛只能给我日薄西山行将就木的错觉。金妃同学一出场便吸引了我的眼球,当看到她手扶着门框眼巴巴的望着正在直着身子挺着鸡巴忙活着想把那辆悬崖边着火的破车拖上来的狗屎大将军时,她的眼神分明就像某些人描述过的母牲口。有一种母牲口,也不知是骡子还是驴还是其他,它们看人的时候喜欢一边把那个长着屁眼和交配工具的屁股对着你摇来摆去,一边还扭过头眨巴着眼睛丢你。那眼神怎么说呢?你说是在放电,对,有点,你说有些哀怨,对,也有点,你说那是在发骚,对了,就是那种湿乎乎骚嗒嗒的眼神。当他解开胸围帮成大将军暖身子之前,还煞有介事的做哀求状,说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我可什么都没了。靠,这可是实话实说,为了抓到点什么,牺牲点色相又算得了什么,再者说,身子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给它找点事情玩玩,比如说弄个冰火两重天什么的。我在朝鲜族聚集的吉林曾呆过几个月,就学会了几句韩国话,其中一句叫,阿嘎西,how
much one
炮?阿嘎西翻译过来是小姐的意思。不过这可不是我想问金喜善同学说的话,她那张标致的脸蛋实在让人想入非非,只是我想得出神的是另外的方面,比如说看到她在那儿坐着被宫廷御师画像时看到成大将军走来随之嫣然一笑,嘴角竟然一上一下歪的厉害,虽然后来的画师在画像时把这个瑕疵给纠正了过来,我仍念念不忘她那嘴角瘫痪吊角的一瞬。因为这让我想起曾亲眼目睹一位“美女”醉酒后拍照的神态,那位“美女”的嘴角也是这样的形状,只是更夸张的一边闭着一边半张着,她吧唧了几下嘴,局面似乎仍然得不到改观,我想象着一些晶莹透亮的哈拉兹从那半张着缝隙中自由落体的滴答到脚面上衣服上等等。一份档案透露,韩国影星少有没做过整容的,金妃好象也是伪劣其中的一员。在我眼里,整容跟我们古代的裹脚没有什么两样,大脚丫固然难看,但是如果你按照一种标准去硬生生的搞成另外的形状,那就不仅仅是难看了,简直就是变态,整形后的美女就跟雨果的《笑面人》一样滑稽,虽然用这样的手段可以来挣钱。《神话》里金喜善同学的那张脸上面虽然糊了一层类似日本艺妓那样厚厚的一层腻子,但还是让我不由得想到这层腻子下面的那几道曾经被手术刀分开现在又合上的肉缝,如果采着把她的脸皮给撕下来,不知道能发现和看到什么稀奇古怪的本不属于那里的东西和样子。大概鼻梁是被什么垫过的,颧骨是被打磨过的,牙齿有几颗陶瓷的,等等,对不起,我真的想入非非了。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健康宝典.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